这是史上最水的卧龙岗游记及最不专业的新年鸡汤。

01/01/2017 by Lucia
IMG_4679.jpg

现在是2016年12月31号晚,又是让人唏嘘不已的一年的尾声。在今年的最后一晚,你是否跟着三五好友挤在Circular Quay和情人港等待着这年度最盛大的烟火?或者你与你珍重的人窝在自己的舒适圈大声嬉闹等着倒数然后在零点碰杯互相祝福?还是,今天的你,一不小心或许根本不care地一个人过?

今年最后的1%我选择避开人潮待在卧龙岗,与一个相熟已七年的大姐大和认识才4天名叫喜之郎的少年一起,住在一个离North Wollongong Beach和city都 5分钟车程的红砖公寓里。

卧龙岗的日子特别的缓慢,每天醒来就听到cockatoo在那不厌其烦地扯嗓子,清晨一点攻击性都没有的阳光洒满卧室引诱着你靠近窗子,然后,低矮的蓝天白云和远方的大山给我做了一套眼保健操

没错,我成了大山里的孩子。

年末的我很闲,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的状态,没事就往North Wollongong Beach跑。当然我依旧不喜欢游泳,我只是喜欢干燥的沙子穿过我脚趾缝的那种触感,喜欢凉凉的海水时不时轻拍我的双脚,更喜欢八爪鱼似地趴在沙滩上晒着暖暖的太阳听着附近人们的嬉笑。

其实我本质还是一个瞄帅哥窥肌肉的抠脚大婶。

前日,醒在早上与中午之间的一个尴尬点的我们选择去海边吃个brunch,餐馆叫做Northbeach Pavillion。看到菜单上面有polenta便立马点了,额外加了brunch标配牛油果。懒洋洋的心情就差我瘫在椅子上吃了。

没有急事追赶着的我们这餐饭吃得比较慢。喜之郎坐在我的对面,全程都很少言,除了研究自己盘子里面的美味toast还有耐心听着我跟大姐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才来澳洲一个多月,盘子里的美食显得很新颖。而我跟大姐大这类的老油条一旦有提及关于在澳洲的生活经历和生活方式的时候,他会抬起头看看我们听得格外认真。喜之郎在谈及自己未来在大学选择的专业时有些犹疑和困惑,不过安抚疏导这类的话题总是以:

“你现在不要想这么多,吃点苦是必然的但是也别想着打工挣钱,你现在就是努力学习考个好成绩,上了大学之后你想干嘛就干嘛”来结束。

这样的话早在五年前大姐大就对我说过很多次,没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如此让人心生烦躁的话我对着喜之郎倒背如流。但是这句话在我在澳洲的第五年成为了我人生的真实写照。2016 年我当上大学生之后的日子里,我开始打工,不然你现在读的东西是鬼写的。

哦对了,North Wollongong Beach 那里有两个灯塔,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主要是你能有更广阔的视野去看海,but,这里我不打算详写,因为我在Stanwell Tops 看到了更振奋人心的海天一线

在Stanwell Tops,再心胸狭窄的人胸膛也不禁开阔了几寸。天气好,天空格外的蓝,照映得大海也幽蓝,特别美。塔斯马尼亚海刮来的风还挺和煦的。

低头一看,蓝绿色的海岸线旁是并不密集的居民住房。你看这些房子面朝大海,背靠大山。摆摆八卦盘,嗯,是个风水宝地

通向这块风水宝地的路上,Sea Cliff Bridge是必经之路。这条贴着悬崖而建的桥总长665米,弯弯曲曲的钢筋水泥展现了现代科技与大自然的巧妙结合。这桥允许行人步行通过。旁边道的车和摩托呼啸而过,唯你悠哉地踱步,倚着围栏,广阔无垠的塔斯马尼亚海仿佛触手可及。

入眼的风景一样,可是心里想的却截然不同。“如果以后能跟这里人一样买套房住在这就好了,这山水多美啊。”显然刚来澳洲的喜之郎被澳洲如此的魅力给吸引住了,对以后在澳洲的生活充满着憧憬。

虽然我所见的风景的确让我赞叹不已,但是沿着大桥缓行的时候,我想的是:“不知道社会主义大兄弟古巴,那未经资本主义污染的天空和大海,是否比我眼前的更迷人。”没错,2016年年中的时候,我就有搜罗关于古巴的各种信息,对这个活在上世纪50年代的国度有着谜一样的好奇。后来了解得越多便越着迷,十一月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去世让我的古巴一人游显得更加刻不容缓。

(photo credit to www.russkiymir.ru)

在澳洲的这几年我一直在建立自己的comfort zone,在2016年我为之奋斗四年的目标完成之后,我的朋友圈也固定了下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生活虽然安逸,但是越发千篇一律的操作有时让我喘不过气。我想要break free,抛下澳洲的所有一个星期。可是原定在今年年尾的古巴行在料想之中被父母驳回,更何况是一人游。

我妈说我变了,我承认,毕竟这就是成长。我妈还说我这样的选择很自私,我也承认,毕竟古巴通讯落后还语言不通不一定做得到随时联系。你说我很大胆?不,我怕死了!我胆子小,不然也不会努力建自己的舒适圈,做出这样的选择完全是靠年轻气盛。只是,我比我想象中的更渴望自由,更追求独立。老掉牙的“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没想到会出现在我发给我爸的微信里。

发给我爸的微信是石沉大海了,但是并不影响我看大海的好心情。上图是在Kiama Blowhole,又是一个有蓝天白云别墅大海的景点。相比之前的那两个海边,这里显得崎岖不平,坑坑洼洼

我悲催地穿着拖鞋,自以为小聪明地以为踩沙滩方便,结果就是沙子呢?艾玛我拖鞋又掉了。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然后气喘吁吁时看见俩大爷特淡定地在险地钓鱼,配着大浪拍打石岸的背景特别有高深莫测的感觉。

路虽难走,但是并不乏味。除了抬头有好风景之外,低头也有许多小世界。退潮期间藏在海水下面的石头露了出来,些许小生物不够机智被困住了。你找找上图有什么生物吧,它还在吃草呢。

(photo credit to www.visitnsw.com)

那天没有大风,所以著名的blowhole我只见其形没见其为。喷水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大风一吹,大浪一拍,然后哗啦啦地从一个很大的洞喷溅出来。我站在那里举着相机给了它10 秒的表现机会,见它没反应就揉揉发酸的手腕走了,安慰自己google 上找图一样的。你看光看着图你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了,对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文章开头我有提到这几天在卧龙岗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晒太阳,但是North Wollongong Beach 有时候还是有点下饺子的感觉。于是昨天下午大姐大就带着我换了一个沙滩躺,叫Corrimal Beach。这个海滩真的人少,但是质量也不差其他的沙滩。人少就更舒适了,感觉这海滩就是附近居民的私家游乐场一样。一般人我不告诉的哟。

安静的地方你的感官就会放大。伴随着海浪有规律地拍打之声是时不时海鸥叫着从你头上飞过,然后便是纸张翻动的沙沙声。对,我身边的大姐大扛着一沓资料坐在我旁边,这对于时间和空间的利用我哑口无言。不过我并没有让她得逞,毕竟我不能一个人决定跨年夜做什么吃。

海鲜是肯定要有的,然而大姐大说不要去卧龙岗city那里买,而是带我们驱车去Shellharbour 的大型购物商场里面买因为那里的更新鲜更甜,还提醒我说你要不要带相机拍一下抢海鲜的盛景。我是第一次知道这海鲜也可以试吃,当我身边一大叔要求试吃两种虾对比哪个更甜的时候,我真的是,目瞪口呆。

吃可是很重要的事情,然而做一日三餐我也是二周前才开始实践的。嗯,以体验个人独立为私心,我比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家人晚回国两个月。当大多数人都以为我会外卖泡面度日,但实际上在第一天发现要喝水还没烧的时候有点委屈之外,我适应得还不错,至少自己开始研究菜谱炒个饭吃。然后才刚握上锅铲的我,今晚要做饭给别人吃了。这个吃饭与喂饭的身份对调让我有做妈的感觉,真的,要独立起来,是一瞬间的事

(photo credit to www.road traveller.com)

看这张图你就知道这是卧龙岗地标性建筑,南天寺吧。老实说,大多数人来卧龙岗就是为了去南天寺拜拜,为了大家能过final,不知道南天寺供的各路神仙有没有努力修各科学分。

明天是元旦,我们三要去南天寺拜拜。2017年我有许多祈愿,我期待更多的际遇,我期待更坚强无畏的我。在2016 年我渐渐发现我不是很了解我自己,我比我自己想象中的更加矛盾。面对喜之郎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初来澳洲那个咋咋呼呼的女孩已经成为老油条了;在我以为我喜欢安逸,固守成规的生活的时候,我又觉得喘不过气;在我以为我拖拉成性,无法自理的时候,我料理自己又显得那么顺其自然。所以2017 年,我还在探索我自己,我还在努力跟自己做朋友。

当然我还想要去古巴!!!!!!可是我缺钱,于是我报名了米莫梦想基金

(图)

嗯,这100刀对我的古巴旅游基金很重要,你们忍心跟我抢吗?

MiMO说:2016年我们历经了英国脱欧、川普上台、里约奥运等等,今年我们都见证了历史。一年转瞬即逝,明天就是2017年了,不知道这个有趣的世界还会发生什么改变,也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惊喜。MiMO祝大家在新的一年有新的收获,也感谢这一年大家给予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我们明年见!

本文由米莫原创编辑,转载必须注明出处mimoshow.com.au